棋牌遊戲風雲突變:近一月已有超10款宣告關停

 

地方棋牌現狀殘酷。

 

今年春節,由於線上娛樂需求激增,棋牌遊戲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爆發,玩家打開率提升之餘,在線時長也有不俗的增長,驅動著多家棋牌遊戲上市公司股價整體上揚。

 

然而被廠商、資本所看好的棋牌行業,最近卻遭遇了關停風波。在剛剛過去的不到一個月內,已有多款棋牌遊戲集中宣告停服,在行情火熱的當下,廠商活得似乎並沒有那麼滋潤。

 

近一個月,哪些棋牌遊戲關停了?

 

從3月中旬開始,棋牌行業陸續出現產品停服的消息。

 

其中騰訊方面表示,將於3月23日11點開始停止《貴州麻將》遊戲充值和新用戶注冊,今年5月25日11點停止其在中國大陸地區的運營;

 

 

另一款《湖南麻將》也會在5月27日11點關停,3月26日起停止遊戲充值和新用戶注冊;

 

 

地方棋牌《巴蜀茶館》宣布在3月13日全區停服;

 

 

深圳豹風網路旗下的《胡來了麻將》於3月30日發布停服公告,4月30日起關閉充值,5月30日正式停運;

 

 

武漢多游科技旗下《黔友貴州麻將》將於2020年4月4日永久性關閉伺服器;

 

 

4月8日當天,湖南炎龍旗下《親友棋牌》《全民棋牌》均宣告將於4月11日停運;

 

 

4月9日,《優樂江西麻將》停止充值和新用戶注冊,並表示在6月10日停運;

 

 

同一天發布公告的還有山西地方棋牌《太行麻將》;

 

 

4月10日,《叮叮川南休閑遊戲》發布公告,計劃在4月13日停運;

 

 

另有消息稱,《七星湖南麻將》背後的深圳金泰長豐科技有限公司4月7日遭到湖南警方突擊調查,不過產品尚處於正常運營狀態。

 

 

細看這些產品,它們基本都是地方棋牌,並且在當地有著不小的玩家規模。而究竟是哪些原因導致這些產品停運,僅從公告中尚不能得出最終定論。令人唏噓的是,從全面爆發到密集性倒閉,地方棋牌180度的大轉變只用了兩個月時間。

 

榜單名次下滑,地方棋牌現狀殘酷

正月初一開始,棋牌遊戲名次集體提升,隨後的五天分別有10款、16款、19款、20款、21款棋牌躋身Top 100。《微樂家鄉麻將》、《四川麻將》、《哈靈麻將》等地方棋牌一度躋身Top 20。

 

點擊查看大圖

 

七麥數據顯示,靠地方棋牌起家的閑徠互娛,春節期間旗下《閑來湖南跑鬍子》和《閑來陝西麻將》排名上升幅度均達1200-1300名。短短一周時間內,其母公司崑崙萬維股價最高漲幅達47%。

 

不過春節之後,地方棋牌整體排名很快出現大幅下跌。以今天(4月12日)的榜單為參考,《微樂家鄉麻將》位居免費榜第148,《四川麻將》位居免費榜第459,《哈靈麻將》位居免費榜第633。在安卓端無法具體統計的條件下,iOS端的名次波動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地方棋牌整個大盤的下滑趨勢。

 

 

來自市場變化的因素不難理解。由於疫情期間棋牌室無法營業,線上娛樂方式成為首選,用戶需求激增的結果體現在了榜單上;而隨著企業復工,玩家走出家門,線上娛樂時間相比春節明顯減少,線下棋牌室逐漸回歸一部分人的視線中。

 

另一方面,位元組跳動帶領《小美鬥地主》入局,以激勵廣告為主的變現模式給棋牌行業提供了新的打法,同時也在拉高獲客成本。相比之下,地方棋牌的流量或多或少會有所影響,算上自身的運營成本,廠商的生存壓力隨著春節檔的結束會越來越大。

 

批量停運或許是加速洗牌的信號

 

近年來,市面頻出採用房卡+地方棋牌模式孵化1-3年就以高市值轉讓出去的小公司,加上一系列相關賭博案的曝光,導致棋牌市場有畸形化發展的趨勢。

 

諾誠遊戲法團隊發布的《2019年遊戲行業訴訟大數據報告》指出,過去一年棋牌遊戲賭博案件佔據遊戲刑事案件的絕大多數,佔比67%,大部分是棋牌遊戲平台涉賭等案件,尤其是房卡類棋牌遊戲,涉案金額從數十萬元至數億元不等。

 

因此,針對地方棋牌的監管一直處在較為嚴格的標准。

 

尤其經歷了2020年特殊的第一季度,地方棋牌走到了聚光燈下,房卡、親友圈、大聯盟等為熟人提供的玩法模式被廣泛傳播,這種情況下更容易滋生不良的運營模式,使得監管力度可能還要再升一級。從前文提到的《七星湖南麻將》背後廠商遭湖南警方突擊調查一事,我們能夠看到監管趨嚴的信號。

 

一面是由用戶流失、成本增加帶來的生存挑戰,另一面是政策紅線之上愈發嚴格的自我監督,短暫高光後的地方棋牌仍需克服諸多困難,來尋找安身立命的方法。在未來,這種洗牌速度還將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