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森》爆火,背後都是Switch國行玩家的眼淚

在最近的一個月里,廣大網友的社交環境中《集合啦!動物森友會》(以下簡稱動森)這款任天堂掌機遊戲已經成為了炙手可熱的話題。

二手閑置平台也發現目前動森卡帶價格飆升,二手市場的價格也達到了500人民幣(原價350人民幣左右)左右,日版主機二手價格也水漲船高。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據《日本經濟新聞》報道,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擴大的影響,任天堂旗下遊戲機nintendo switch生產出現滯後,產品供不應求,現已暫停switch、switch lite等產品在日本國內出貨,恢復出貨時間尚未確定。
這就代表著,接下來一段時間外服的nintendo switch遊戲機價格會更加水漲船高,真正的成為網友口中的理財產品。

比起買不到遊戲機和遊戲盤,在這一次的動森熱潮中還有一群人的處境更加尷尬,他們就是入手了國行版nintendo switch的玩家。由於目前國內遊戲機遊戲鎖區的問題,大部分熱門的遊戲都不能聯網操作,只能單機版運行。目前爆火的動森,在國行版nintendo switch上面變成了「孤島求生」。

2019年12月10日國行版nintendo switch發售,到現在為止快半年的時光過去,國行版nintendo switch遊戲商店裡的遊戲仍然屈指可數,這讓許多玩家心灰意冷,也讓不少觀望中的用戶轉向購買海外版本。
那麼未來國行版nintendo switch是否會走向淪為「泡麵蓋子」的結局呢?

任天堂國行的前世今生

任天堂國行主機的開始,是所有80、90後童年中都印象深刻的任天堂game boy系列第一代。
1995-2003
1995年,任天堂的gameboy系列,包括黑白gb、彩色gbc,由香港萬信玩具有限公司代理,在內地發售。行貨gb使用中文封面,內含中文說明書,以及一張印有郭富城照片的年歷卡。萬信邀請郭富城為產品代言,拍攝電視廣告,在內地電視台播放。

1996年 – nintendo 64發售;《寶可夢》發售並取得轟動。同年,game boy pocket發售。

1997年 -gameboy之父橫井軍平不幸車禍去世。
1998年 – game boy color發售。
game boy來到中國的三年裡完成了幾次的升級,從game boy到game boy pocket,從game boy light再到game boy color。

然而就在千禧年到來之時,遊戲及銷售禁令也隨之而來。2000年6月為了防止青少年沉迷遊戲,國家有關部門發布了《關於開展電子遊戲經營場所專項治理的意見》,開始了針對國內遊戲機市場的治理工作。在該《意見》中,規定「自本意見發布之日起,面向國內的電子遊戲設備及其零、附件生產、銷售即行停止。任何企業、個人不得再從事面向國內的電子遊戲設備及其零、附件的生產、銷售活動。」

這也使得一段時間里game boy掌機在國內的銷售停滯。
2003年3月23日,任天堂正式宣布gb系列停產。
在這之後另外一家公司的出現,改變了任天堂國行的發展。
2003年10月-2006年
2003年3月初,「某跨國遊戲軟體公司所屬中國總公司」的招聘啟事出現在網上,主要以研究、設計、開發製作三維動畫應用軟體及三維互動系統為主,這就是顏維群與任天堂合資創辦的神遊科技(ique),注冊資本2800萬美元,顏維群占股51%,任天堂投入技術、專利、軟體版權等無形資產,占股49%。
在後來的媒體報道中,有神遊員工曾表示過,顏維群與任天堂的關係非同一般,是少數能夠與任天堂「掰腕子」的人之一。打造神遊自己的品牌,而不僅僅是作為任天堂的代理,這是顏維群的初衷。後來的神遊產品在命名和包裝上均以「ique」取代「nintendo」,可見其意。

2003年10月中旬中國專用的家庭用遊戲機「神遊機」開始發售,任天堂成為首家正規進軍中國大陸遊戲產業的遊戲廠商。

神遊機的遊戲銷售方式也與眾不同,沒有實體卡帶,只有數字版。遊戲存儲在一張64兆的快閃記憶體卡「神遊卡」上,可反覆擦寫。購買時,玩家需前往神遊授權的實體店鋪,使用「神遊票」,通過店面擺放的自助服務機「神遊加油站」,將遊戲寫入神遊卡。
這樣的形式很好地避開了當時中國主機遊戲市場盜版泛濫的問題。
2004年10月,「神遊在線」啟動,玩家可以使用usb數據線將神遊機連接至電腦,用神遊票的兌換碼在線購買並下載遊戲。
2004年10月27日 小神遊sp正式發售,首發色為海藍色,首周全國出貨超20000台,之後的2005年、2006年發布了ds、dsl。

不幸的是,2008年ique神遊科技想要借著《馬力歐索尼克北京奧運會》引進上市的wii卻因文化產業有關的項目和產品的監管被收緊,種種不利因素交疊在一起,wii最終沒能進入國內市場。

在這之後的十年裡,由於遊戲機銷售禁令的影響任天堂進入國內的渠道再次受限。
2009年顏維群退出神遊,將所有股份轉售給任天堂。
媒體評價神遊對於中國市場最大意義在於,一段時間內成功將許多大中城市過去長期從事水貨和盜版生意的非法經營者,逐步引導上了正軌渠道。而這之後的很多年裡,大陸的遊戲機引入主要還是以水貨為主要渠道悄無聲息的進行著。
直到2014年1月6日國家有關部門發布通知稱,調整上海自貿區內相關行政法規和國務院文件規定的行政審批或者准入特別管理措施目錄。其中明確規定,允許外資企業從事遊戲游藝設備的生產和銷售,通過文化主管部門內容審查的遊戲游藝設備可面向國內市場銷售,這意味著我國長達13年的遊戲機禁售規定正式解除。
接著2016年,任天堂香港開通微信。一周後,任天堂公布3ds遊戲《寶可夢:太陽/月亮》,將發行簡體中文版和繁體中文版。任天堂在香港地區注冊nintendo switch商標。
2016年12月1日, 擁有繁體中文支持的my nintendo頁面正式上線。
2019年7月24日,騰訊宣布將作為任天堂在中國國內的代理方,引進任天堂最新的遊戲平台nintendo switch。

國行勇士不用委屈

反而要說一句加油

 

回顧以往的歷史,不難看出任天堂在中國的國行之路十分難走,由於受限於遊戲機銷售禁令,又被大量低價的水貨遊戲機,盜版刻錄遊戲盤影響,沒有在國內站穩腳跟。
動森的火爆更讓人看到,國內遊戲玩家對於高質量、有創意的掌機遊戲的渴望,和任天堂在國內發展的前景。而那些買了國行主機,卻沒能湊上這一波熱鬧的玩家們在此時也更添了些許沮喪。
在現在網路環境中,對於國行玩家的嘲諷與打擊之語更是甚囂塵上,勸退之聲也是此起彼伏。
在b站搜索國行switch相關視頻,不少博主都持以並不樂觀的的態度。

在這些視頻下面,也有不少網友對於目前的國行主機的現狀表明不同的態度。

在目前看來,沒有哪一家的國行遊戲主機在剛進入國內市場之後短時間內就可以達到銷售的高潮的,索尼以及微軟的國行遊戲主機也是經過了5年左右的經營與磨合才在國內平穩銷售並且擁有一定數量的遊戲可玩,並且保持住了一定數量的用戶數。

在騰訊和任天堂的互相選擇方面,從騰訊一方來看:
 
目前騰訊對於遊戲主機的經營是勢必要做的商業行為,面對如此廣闊的藍海,能夠圈住自己的用戶迫在眉睫,首先要推出產品,才能慢慢培養用戶。
禁令開放之後,任天堂是騰訊最好的選擇,就像培養一個孩子,從牙牙學語到走路說話,更何況任天堂又是這樣一家世界級的遊戲公司,就目前看來雖然主機的銷量沒有進入佳境,但是手柄等等相關生態以及周邊,國行的保修政策和正版保護還是佔盡了優勢。
從任天堂方面的來看:
 
根據艾瑞諮詢發布的研究,nintendo switch平台上,已上架了多款「手游移植」產品:gameloft旗下的《現代戰爭:眩暈風暴》、台灣雷亞旗下的《voez》、日本ponos旗下的《喵星人大作戰》等。將熟悉的內容,以更加優秀的遊戲體驗,重新呈現在用戶面前,或許是ns打開中國市場最好的方式。而能提供這種環境的最佳選擇,自然非騰訊莫屬。
還有就是最令遊戲玩家頭疼的遊戲引進問題,目前國行版主機採取的是鎖區不鎖卡的方式,這樣的方式其實已經相對摺中,不鎖卡的方式也是很大一部分人購買國服主機的原因。觀察現在市面上比較火爆的遊戲種類,類似寶可夢系列和目前動森這樣的經營類的遊戲的引入希望還是比較大。
並且根據艾瑞諮詢的研究nintendo switch的成功,不僅是硬體上的革新,更因為任天堂同步推出了足夠多、足夠好、足夠有創意的遊戲內容。
而這些創意、這些想法,正是當前中國遊戲市場所欠缺的。
nintendo switch進入中國的意義,不僅僅在於讓玩家有機會接觸到全球市場上最頂尖的遊戲內容,更在於讓中國廠商能更好的學習、追趕並創造出同樣優秀的產品,相信這也是每一個中國遊戲玩家、每一個中國遊戲人所真正希望看到的。
即使大部分玩家目前都沒有購入國行主機的想法,但也不能否認,中國的遊戲主機市場想要健康發展就必須要在國行主機逐漸普及的條件下進行。
希望這一天的到來,不會太晚。

來源:艾瑞網原創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