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F悲鳴洞穴真的要被遺忘了嗎?

也許你是2008年代的DNF老玩家,但你未必看過DNF的改編動畫。
2009年,DNF官方動畫第一季《阿拉德戰記》悄然上線,第一集的開頭把時間線錨定在了阿拉德歷981年,這一年,帝國紫霧團、四大劍聖和盧克西組織的調查團去調查異常的悲鳴洞穴。
洞穴里,他們遭遇了第五使徒希洛克,四大劍聖均不是希洛克的對手,紛紛敗下陣來,最終盧克西在危急關頭解鎖了自己的鬼神之力,與希洛克同歸於盡,阿拉德的故事,就此展開。
悲鳴洞穴,既是DNF動畫的起點,同時又承載著阿甘左與盧克西生死訣別的愛情,這裡的故事,可以說是當年DNF玩家印象最為深刻的背景故事。
當然,更多的時候,悲鳴洞穴是以60版本最難副本的名號存在於老玩家的記憶里。
對於當時的玩家來說,悲鳴洞穴是一個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連「神聖的刀刃」這樣一個副本門票,對於平民而言也是奢侈的消費。
在有綠名怪物的版本里,悲鳴的第一張圖就已經是大部分平民的噩夢,在這張圖里,你必須要在一堆挖掘者的攻擊下,擊殺掉隊長才能過關,否則小怪會無限復活。
面對這些高硬直帶擊飛還能無限復活的小怪,當時的勇士最好的防具只不過是一套50級的傳承,有些職業連個像樣的AOE都沒有,單刷起來非常吃力。
而第一張圖已經算是最簡單的圖,之後的魔劍以及魔劍召喚出來的三大綠名怪,每一個都有imba技能,對操作和裝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個不留神就可能會被秒殺。
比如血風暴哈迪,它召喚出來的大量血霧無視任何防禦和無敵,只要被沾上10秒,就是必殺,要麼你無限嗑藥,要麼你就得完美走位速戰速決。
而葯水在當時是妥妥的珍稀物品,產出量極低,平民打到血葯大部分都是賣錢,只有土豪才能肆無忌憚的嗑藥,這一關就足以勸退所有想嘗試的玩家了。
至於第4張圖的骷髏凱恩,更是被當時的玩家稱之為最強綠名怪,他集高回復、霸體、高爆發為一體,同時地圖里還有一個會一直追蹤你的法陣,一旦被追到,就會陷入長時間的眩暈,被眩暈基本就意味著死亡。
他還是機械和召喚的噩夢,每當一個召喚物死亡,凱恩都會回復兩管血,想用召喚物莽過去的做法也完全行不通。
就算你技術高超能把凱恩磨死,但最後你就會發現,再高的技術在BOSS蟲王戮蠱面前都沒有任何作用。
蟲王會不斷召喚出大量幼蟲,然後吞噬幼蟲回血,一回就是好幾管,如果你輸出效率不夠高,怎麼磨都磨不死,甚至會出現打了大半天BOSS血回滿了的情況。
而且BOSS還有無色感應,只要你敢放強力的無色技能,蟲王就會遁地然後射出漫天飛針,被擊中就會出血至死,這就導致玩家只敢用普通技能,這又更加需要裝備的支持。
對消耗品、裝備、操作的極高需求,讓悲鳴洞穴只能是頂端玩家的專屬,但副本里產出的魔劍等價值極高的粉裝又讓無數人心馳神往。
60版本,悲鳴洞穴是平民們望而生畏的存在,而隨著版本更迭,勇士們擁有了更好的裝備,更多的技能,悲鳴洞穴逐漸平民化,又成了玩家們搬磚、刷深淵的聖地。
很長一段時間,悲鳴洞穴在DNF里都是核心副本,也是DNF老玩家印象最深的存在,然而隨著DNF版本的推進,悲鳴洞穴慢慢被邊緣化,直到90版本,這一副本被徹底刪除,盧克西這一角色也跟著被神隱。
有老玩家想回歸,卻再也找不到懷舊的去處。
隨著副本的消失,新玩家很難再知道悲鳴洞穴的存在,而老玩家對它的記憶也會越來越模糊,如果不刻意再提起,恐怕很少有人還會想起曾經有這樣一個地圖,把當時的勇士們虐的死去活來。
但無論是改編動畫還是遊戲背景故事,抑或單純從玩家懷舊的角度出發,悲鳴洞穴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無論如何也不應該被遺忘。
值得慶幸的是,官方沒有忘記。
在即將到來的521更新中,悲鳴洞穴會和巴卡爾之城、黑色大地等異界副本一起出現在「逆轉的次元」里。
70級以上的玩家可以在活動區域進入「逆轉的次元」副本,然後開啟一段隨機的時空之旅,當前已被刪除的異界、遠古地下城副本都會在這裡隨機出現。
而我們也有機會一睹曾經頂級副本——悲鳴洞穴的風采。
相信久違的蟲王戮蠱,又能讓老玩家們回憶起那段不敢亂用無色、嗑藥都心疼的青澀時光。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