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一萬年 惡魔獵手即將在爐石中爆發

導語:再過不到三天,《爐石傳說》鳳凰年及最新擴展包「外域的灰燼」即將正式上線,如果你已經完成「惡魔獵手序章」任務的話,可能也在對這個第十職業翹首以待,本期我們就來簡單梳理一下目前惡魔獵手的卡牌設計,一起來看看這個職業的對戰風格和思路。

總概

如果熟悉我們之前內容的同學應該知道,爐石官方將惡魔獵手定義為主快攻,亦可控制的構築思路。在整體節奏上,因為低費法術、隨從和武器的聯動性,以及職業專屬關鍵詞「流放」的設計思路,都對這個職業構築的法力消耗流暢度提出了較高的要求。

流放:在手牌最左或最右邊時打出會額外觸發流放的效果。

同時我們還不應忽視,惡魔獵手的戰鬥風格仍然是非常多變的,究竟是依靠稱手的武器大殺四方,還是憑借巨大的惡魔稱霸戰場,抑或是行雲流水的前期攻勢,除了設計師對當前環境的定義之外,同樣要看玩家如何在環境中理解職業。

如果仔細觀察現在的惡魔獵手單卡構成就會發現,被定義為惡魔獵手職業關鍵詞的「流放」,其實並沒有出現在這個職業的基本牌中(目前惡魔獵手還沒有經典系列)。

隸屬於巨龍年中的新兵系列,和最新的「外域的灰燼」擴展包中,也僅僅分別有三張「流放」關鍵詞的卡——我們可以這樣理解,一方面,「流放」帶來的卡牌收益超過了一般卡牌的數學模型,所以不放在強度不高的基本牌中是情有可原的;另一方面,考慮《爐石傳說》的設計思路和規則,進一步印證了官方希望在標准模式下惡魔獵手的對戰風格是多樣化的,強且有道,隨著不同的年份和環境,惡魔獵手將和其他九個職業一樣擁有不同的玩法和構築形式,而不是囿於最初既定的圈子裡(我們現在看預覽和試玩,對惡魔獵手其實已經有模式化的概念了),這樣會讓那些熱衷新職業的玩家始終保持新鮮和渴望學習研究的熱情。

綜上所述,目前我們討論將基於基本牌和鳳凰年標准模式來逐一討論,如果隨著鳳凰年的落幕惡魔獵手的經典牌真正加入時,我們或許會再開文梳理當時的卡池情況。

定義基本 惡魔獵手基本牌

如果對比其他職業,你會發現惡魔獵手的基本牌雖然基本,但同樣帶有豐富且具有一定強度的元素。

比如這把奧達奇戰刃,給了惡魔獵手基礎的傷害和回復能力,323刀帶吸血就很常用。

通過這張卡,我們也可以大致估量實戰中惡魔獵手前期揮動武器所能達到的傷害區間(平砍2攻,+英雄技能3攻,再加技能基本是0費/1費+1攻,2費+2攻,法術實現加攻所需要的的消耗比隨從要低)。再加上這是一張吸血牌,連回復區間也可以大致估量了。

縱覽基本、新兵和外域三系列,每個系列中都各有一張吸血卡(另兩張是灰舌將領和眼棱),也能大概估算官方對惡魔獵手回復能力上的基本盤。

除了這張武器之外,惡魔獵手在基本牌中還有四張隨從牌和五張法術牌。基本在費用上囊括了從低費到高費的區間。且隨從費用普遍較低,而法術上則更看中功能。

在隨從中,除了身材,我們值得觀察的是兩個價值概念,第一個是英雄獲得攻擊力及其互動。

「本回合中英雄獲得攻擊力」這一概念,將會是惡魔獵手戰鬥模式的最基本形式,而隨之而形成的,就是「本回合英雄攻擊後/如果本回合英雄進行過攻擊,則XXX」的收益聯動。在基本牌中就形成了這樣的形式,這種戰鬥形式也成了常規對局中惡魔獵手玩家最常考慮的事情。

另外下面這張隨從牌,可能是從風格上展示了惡魔獵手對卡組掌控更為靈活的一面,這樣的特效,將更能體現「流放」關鍵詞的價值,優化未來幾張手牌中惡魔獵手的流暢度:

法術上我們看到了過牌+英雄攻擊力增加、突襲TOKEN作成、吸血+對隨從傷害、全場AOE和最基礎的高傷害斬殺手段五種不同的功能和關鍵片語合,你可以看到設計師在設計這幾張牌的時候是多麼希望讓惡魔獵手在功能性上體現出一個英雄職業的強大和全面。

即便這些卡都只是原先的基礎模型和強度(是的鳳凰年環境已經在重新定義模型了),其中進入構築的可能性也不算高,但隨著新兵系列和鳳凰年新卡的陸續加入,在此基礎上的惡魔獵手才會顯得更加實力非凡。

當然最後我們也說句「題外話」,了不起的傑弗里斯是可以發現這些基礎牌的,這讓他們可能會出現在某些場合,比如8費打8的斬殺。

充滿魅力 巨龍年新兵系列

說實話我很喜歡新兵系列的一些設計——雖然更多是對風格和還原設定的喜歡,而非強度。

這個系列20張牌中有很多能體現伊利達雷精神的單卡,當然要提及的是其中的一些隨從的設計。

讓我們從低費到高費來聊聊,首先是1費的戰鬥邪犬。

122惡魔帶特效,感覺就已經昭示了惡魔獵手強度的離譜。我們目前對所有低費惡魔獵手卡的關注度會更高一些,畢竟在預設上,我們更希望這個職業是流暢站場並砍瓜切菜一般的存在。戰鬥邪犬無疑是給鋪場型惡魔獵手構築的形式先打了個樣。在此之後,像可以召喚兩個1/1邪翼蝠的棕紅之翼,基礎卡中的121影蹄殺手、232盲眼監視者、召喚3個1/1突襲伊利達雷的協同打擊,以及外域的222發現惡魔的虛無行者,將形成惡魔獵手前三費的站場模型。

而看到流放者奧圖里斯後,我們一下子刷新了對惡魔獵手隨從強度的認知。

這是一張沒有流放關鍵詞,但適配所有手牌實現流放特性的AOE利器——而且還可以打臉。這張卡在關鍵節點的解場能力和中後期的補傷害能力都極為突出,只要有足夠的手牌和一定的牌序,這張卡就會有很多大放異彩的場合。

所以緊接著我們也聊一下「雙刃斬擊」,如果你玩過惡魔獵手序章,就會發現0費增加的攻擊力會給惡魔獵手帶來更舒服的場面環境,0費英雄可以實現攻擊對惡魔獵手的前期來說意義非凡(雙份的卡面美術享受也是)。雖然看起來這張卡的單卡價值實在是太低了,但如果對比潛行者的背刺或者獵人的雙生法術急速射擊,就會發現在特定的構築和環境節奏中,這張卡就變得十分有意義——特別是和流放機制的互動。

流放作為一個一旦左手第一張被卡住,就只能靠神抽的基礎設定,讓整個機制的不穩定性大增,所以從實現流放的角度來說,越低的費用就可以完成越高的流放實現率,而雙刃斬擊單張卡就可以在一回合內免費實現兩次流放者奧圖里斯的效果(衍生出的二次斬擊將出現在手牌最右邊),無疑是最上等的實現形式——從這個角度來說,如果鳳凰年中還有類似流放者特效的卡牌出現,雙刃斬擊都可以被考慮啟用,因為其臨場使用效率真是很高了。

還有幾張值得說的牌,比如突襲隨從伊利達雷邪刃武士,1費法術能配合大法師瓦格斯的法力燃燒等等。但歸根結底只是戰術手段而沒有觸及惡魔獵手的核心戰鬥風格,所以其強度往往根據構築風格形式和標准環境來看,實戰驗證比紙上談兵來的有效的多。

戰爭史詩 外域的灰燼系列

到了鳳凰年系列單卡,我們就不能再聊一些離譜的卡,比如凱恩日怒。

這樣的卡甚至沒有什麼特別值得聊的,誰都能看出來這張卡作為終結手段的價值。

首先必須要說的還是外域的灰燼系列給惡魔獵手帶來了足夠多的過牌手段,不僅我們上面貼過的121火色魔印奔行者,還有2費法術幽靈視覺,以及無敵強的核心古爾丹之顱。

這麼多的過牌手段,足以看出惡魔獵手首個環境中到底可以打得有多快,那麼核心問題就在於,如何在精巧的構築中讓這個職業足以打死對面,這成為了惡魔獵手高效實現標准天梯價值的關鍵意義。

畢竟每個鳳凰年擴展包中只有15張新卡,所以看過惡魔獵手的這些新卡,我們總感覺新包中少了些什麼,卻多了些莫名其妙的湊數卡(比如對所有隨從造成1點傷害兩次的獻祭光環)。不得不說《爐石傳說》真是良心,贈送的卡足以讓這個職業跑起來,而新擴展包的增色,雖不容忽視,但也不是絕對必要。

而這個版本帶來的大惡魔和重武器(是的就是被忽略的埃辛諾斯戰刃),無疑是在為惡魔獵手的其他形態提供可能,但說實在的,雖然我們現在還不討論預構築,我也很不想將控制體系大惡魔的思路進行推廣——按費拍下大惡魔固然爽,但沒有惡魔獵手的味道了,就好像當初的手牌術,拍大惡魔並不是完美的解決方案,能夠靈活運用手牌和實現勝利條件才是。

實用性有些爭議的邪能召喚師

從這一點來說,我不認為拍下個大惡魔解解場,下回合再拍下一個大惡魔拉出另一個大惡魔的形式,能夠比得上之前巨化德或者任務德的形態——那本來就是一種本末倒置了吧。我固然喜歡盤牙督軍,但我也不能昧著良心說那就是惡魔獵手的版本之光。

倒不如說,在目前這場惡魔獵手登場的戰爭史詩中,每一張被古爾丹之顱減過費的卡,都有可能成為版本之光。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