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像素裝飾畫,背後的前衛藝術大師

在次元間輪回的浪漫。

我的世界》里的裝飾畫,歷史幾乎和遊戲本身一樣古老。

在遙遠的java測試版時代,mc里還沒有太多用裝飾性的道具,裝飾畫是唯一能夠給房子增加點生活氣息的物品。由於製作裝飾畫需要消耗一個在遊戲前期很珍貴的羊毛,在房子裡面放幾幅裝飾畫,就成了生存模式玩家進入小康階段的標志。

眼尖的玩家可能注意到,這些裝飾畫,和遊戲里的其他物品顯得有點格格不入。不但畫面看起來別有深意,種類和題材還特別多。在當年,mc並不像現在這樣五彩繽紛。石頭、木頭、玻璃和羊毛這些重要的遊戲物品,普遍都只有一兩種顏色。而完全沒有任何實際功能的裝飾畫,卻有將近20種不同的畫面。

更何況,這些裝飾畫的設計一看就需要投入很大精力。

最小尺寸的裝飾畫只有16×16像素,太過模糊,暫且不說。但在幾幅稍大一點的裝飾畫里,出現了非常寫實的人手和石膏像的元素,和像素風格的火焰放在一起,彼此還互相有投影。

後來遊戲又添加了幾幅尺寸更大的「大畫」,畫面變得更清楚, 也更讓人看不懂了。比如這張兩個人打架的畫面,乍一看只是兩個紅白機遊戲里的像素小人在對打。可是這個視角卻不是常見的平面視角,反而有著非常立體的透視和陰影。

在另外一張畫里,一個骷髏頭在方塊月亮的銀光下靜靜燃燒。畫面當中大部分元素都是簡單的像素風,唯獨骷髏頭無比寫實可怖。假如mc里的村民們也會講鬼故事,恐怕這會是最嚇人的一個場景。

很明顯,這些畫不是開發者隨便找來的圖片,而是有一個很統一的創作主題。畫面中使用了非常多遊戲相關的元素,卻採用了一種特別的編排方式,讓這些元素顯得古怪、離奇,頗有一點超現實主義大師薩爾瓦多·達利的味道。

如果把遊戲的素材拆包,你會發現事情變得更有意思了。比如這幅小畫,看上去像是個建築或者走廊的寫真,而拆包後的素材圖,名字叫做「aztec2」。

可能已經有老玩家看到這個名字心裡就「咯噔」了一下。沒錯,這幅畫的確實描繪的是《反恐精英》裡面著名地圖aztec(神廟)景觀。而且,這幅模糊不清的小畫,居然有高清原圖,還是一幅正經的油畫,長這樣:

這圖原作就叫《de_aztec2》,赤裸裸暴露了主題

另一個叫做「bomb」的小畫,原作叫「成功引爆目標」,畫的是de_dust2里的風光,不知道靈感是不是來自一場成功的rush b行動。

這些畫,都由一位叫做克里斯托佛·澤特斯坦德的瑞典人創作。他畢業於瑞典皇家藝術學院,是一位油畫家。但是他的油畫創作和主題很獨特,他想表現的,時一種對於虛擬與現實之間連結的思考。

澤特斯坦德一直是個重度玩家。從小,他就在康懋達64的世界裡流連忘返。有一款叫做《國王密探》的遊戲,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裡面主角的形象,日後也經常出現在他的畫作里。

《國王密探》畫面(左),澤特斯坦德畫作(中)和《我的世界》中的裝飾畫(右)

年紀稍長以後,他瘋狂迷上了cs。他說,有一陣他會臨摹半天大師的油畫,吃點東西,然後再去網吧玩半天。在cs里,被打死了的玩家一般會進入一個可以自由穿牆的旁觀模式。這個時候,如果玩家操縱視角進入到模型中間,就會看到場景裡面有些貼圖消失了,呈現出一種迷幻的切片空間的感覺。

就這個穿模體驗

這激發了澤特斯坦得的靈感。他對這種虛擬空間光鮮外表背後的現實迷住了。為了趕快能進到死亡視角,他甚至會故意送死,驚動了網管和一起打遊戲的小夥伴,以為是他的電腦出了什麼問題。

以cs作為主題,澤特斯坦德創作了一系列視角奇異的作品。這些玩家眼中過目即忘的景象,經過他的畫筆演繹,透出一種空間被摺疊的迷幻感覺。

《dust》和《italy》

與此同時,澤特斯坦德也在自己研究三維建模。他把自己的頭像做成貼圖,貼在三維模型上,然後再把模型貼圖展開的樣子畫成油畫,讓自己完成了一場現實世界到虛擬世界,再回到現實世界的旅程。

把三維建模技術和他在cs中的穿模體驗結合起來,澤特斯坦德利還用地圖軟體創作了一系列風景作品,詢問著虛擬和真實的界限。

這樣一個前衛的超寫實主義派畫家,作品是怎麼跑到《我的世界》里的呢?

答案其實挺簡單的:mc作者notch是澤特斯坦德的大舅哥。兩人是多年的好友,澤特斯坦德也娶了notch的妹妹為妻。在開發遊戲時,notch就順手要了幾幅作品,壓縮以後放了進去。

這個無心之舉,卻在另外一個層面升華了澤特斯坦德的創作。原本,他的作品主題就是使用油畫這樣的現實媒介去表達他在虛擬世界的古怪體驗。現在這些油畫放進了遊戲里,又隨著mc的大熱被全世界的玩家們看見。

其中一部分玩家,甚至努力在現實中再次還原這些遊戲里的畫作。

 

這就形成了一種奇異的循環:畫家想描繪他對虛擬世界的思考,就把像素遊戲角色放進了畫作里。然後,他的畫作又被放進了像素風格遊戲中,給其他玩家造成了思考。這些受到啟發的玩家又把這個像素化的畫作還原成了現實中的像素畫……

這種奇妙的循環過程,也能讓人看見一個想法是如何逐漸在傳播過程中被誤解的。前面那副著火的骷髏,有畫家畫出了「寫實版本「,但是對比澤特斯坦德的原作就可以發現,其實這位」寫實畫家「根本沒弄明白原作想要表達的含義。

玩家跟據遊戲中畫作還原的著火骷髏(左)和澤特斯坦德原作(右)

經過這麼多年次元循環的洗禮,澤特斯坦德似乎已經掌握了其中的奧義。去年,他在reddit上看到一副中年婦女抱著畫的照片,就把這張照片畫成油畫,接著別人又把他的照片畫下來,開啟了一場曠日持久的魔性畫中畫活動。原帖在reddit上刷了12萬贊,網友似乎都很享受這個過程中的黑色幽默。

澤特斯坦德(上排正中)隨手就搞了一個洗腦循環繪畫活動

澤特斯坦德正經的作品也早就進化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他會先在三維軟體通過模型、照片和其他素材的拼貼搭建出復雜的,像是增強現實一樣的場景,裡面往往會有真人和虛擬元素的互動。再這個場景搭好以後,他再以此為參考畫成油畫。一些復雜的畫面,可能要繪制兩三個月。

澤特斯坦德的一些作畫步驟

如果對這位藝術家感興趣的話,你可以點擊「閱讀原文」,在他的網站上觀看其他作品。假如想要一副真正的原版《我的世界》裝飾畫,買一張原版噴繪大圖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當然,如果給他的網站截一張圖,並且畫成油畫,可能就是向這位有趣藝術家致敬的最完美的方式了。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