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堡壘之夜》「人到中年」,妥協就成了最優選

18個月之前,Epic Games推出了《堡壘之夜》手游的 Android 客戶端。但由於雙方分成等一系列問題,本作始終無法登陸 Google Play 這個「官方發布渠道」,4月22日,Epic Games與谷歌終於達成一致,宣布《堡壘之夜》手游成功登陸Google Play商店,為這出漫長的拉扯畫下了句點。

能否登陸Google Play是一出跨越了《堡壘之夜》興衰歷史的大戲,本作是一款主打美漫風格的第三人稱射擊游戲,2018年9月上線NS之後完成了全平台的登陸,並在2019年3月達到了同時在線人數超過千萬,累計注冊數2.5億的誇張數據,可在此之後,《堡壘之夜》的各項數據就開始走下坡路,尤以營收最為明顯。

此前數據統計網站 SuperData發布了2018年到2019年9月的游戲付費數據報告,其中《堡壘之夜》的營收瘋狂腰斬,玩家的付費比率也從彼時的30%下降到10%。

為了增強營收能力,《堡壘之夜》推出了「Battle Pass(戰鬥通行證)」這一特別的激勵模式。該模式也令它的月營收在該模式出現初期始終盤踞在億級別,可惜的是,這種鞭策機制並不長久,如今《堡壘之夜》全平台總月收想要突破一億美元都已是痴人說夢。

2020年2月,SuperData公布了1月全球數字游戲營收報告,其中《堡壘之夜》營收持續走低,數據分析師給予它的評價是「創下了自 2017 年 11 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上述言論招致了Epic Games的公司發言人的不滿,他表示SuperData並不知道《堡壘之夜》的真實營收數據,因此他們的報告沒有準確反映《堡壘之夜》的收入表現,但也僅僅是反駁,並未透露太多。

且當下疫情肆虐,很多游戲都取得了用戶、營收雙高峰,《堡壘之夜》也在最近幾周迎來了參與度記錄的不斷刷新,Epic在近期也談到了這一現象:「盡管在這段特殊時期里,大家不得不互相分開,但玩家們仍然發現《堡壘之夜》是一個安全、充滿快樂並靈活多變的互動空間,我們對此感到榮幸」。可以看出,此聲明並未透露關於成績方面的更多內容,這與當年官方一天幾條推特,對每創新高的成績頻頻報喜的態度極不相稱。

《堡壘之夜》不復當年

其實Epic與谷歌始終是唱反調的。Epic始終拒絕令《堡壘之夜》登陸Google Play,更多是由於對谷歌會從內部項目中抽成30%的分成機制,以及將商城的一部分權益分給谷歌等事項不滿。

拒絕Google Play的影響來自於兩方面,首先,玩家們只能通過訪問 Epic Games 網站的方式獲取安裝包,而非iOS用戶那樣,能夠通過蘋果App Store來輕鬆獲取資源;其次,如今在內置Google套件的安卓手機上面,如果App不是從Google Play上下載的,那系統安全檢查會提示這是不安全、存在被挾持危險的App,《堡壘之夜》就會被冠以警告標志。

總的來說,上述兩點所能造成的影響都集中在萌新用戶上,前者無法登陸Google Play帶來的更多是麻煩,很多萌新用戶往往沒有耐性去官網下載,至於後者,倘若你是資深手機玩家,或十分熟悉自己操作的流程,會辨別出這是誤判,但如果你是萌新玩家,它的警告難免會讓你產生一定顧忌。

這或許也是Epic向谷歌妥協的原因之一,當年《堡壘之夜》的一系列高歌猛進過快得消耗了它未來幾年能夠吃到的用戶紅利,如今用戶快速流出,想要避免青黃不接,官方就需要通過營銷去吸引萌新的注意,但未登陸Google Play所帶來的壞處就集中在吸引新用戶進駐方面,即便是讓出一部分利益,Epic也只能舍小保大,畢竟不讓出這部分利益可能會失去更大的利益。曾有數據網站分析錯失《堡壘之夜》將使Google Play在2019年少賺約5千萬美元,倘若還和谷歌杠下去,Epic的損失絕不止一個5千萬美元。

所以在官宣登陸Google Play後,Epic Games發布了一條推特,對「現在玩家們可以通過谷歌商店直接下載該游戲,而無需專門到官網下載」一事予以強調。

從硬氣走向退讓

了解此事件的玩家應該都清楚,這場持續了一年半的爭端並非一邊倒的壓制,而是不斷上演將軍與反將軍的制衡戲碼。隨著《堡壘之夜》一系列數據的持續走低,Epic逐漸從硬氣走向退讓。

上一次談崩還是2019年12月,據外媒The Verge的報道顯示,谷歌拒絕了Epic關於《堡壘之夜》登陸Google Play,但不支付30%分成和擁有自己的付款平台的要求,儼然一幅你沒資格和我談條件的嘴臉。

為此谷歌還發表了一則聲明,”Android是一個開放的平台,許多開發商都能使用自己的應用商店,Google Play是個擁有成熟商業模式和支付體系的平台,它的存在讓開發更加安全和成功的產品成為可能。我們歡迎任何認可Google Play價值的開發商加入,但前提是他們需要與其他所有的開發商一樣遵守我們的條款”。

它還表示,Epic並沒有對蘋果方面提出相同的要求,反倒是默許了App Store始終堅持著7:3的分成模式,向其他廠商那樣為蘋果支付3成的銷售分成。

對此Epic的創始人兼CEO Tim Sweeney表示並未尋求特殊待遇,只是覺得30%的強制分成條款服務是非法的存在,試圖讓谷歌改變其對待開發商的方式。

一直以來,Epic Games都將自己塑造成「開放生態的大力支持者」,在他們眼中,游戲開發者需要全權負責開發,運營和維護,卻只能獲得70%的收入,這在主機游戲領域還可以,拿到移動端開放的游戲平台上著實有些苛刻。

不過Android與iOS之間又存在諸多不同,iOS體系中除了App Store之外並沒有第二個分發渠道,但在Android上,開發者完全可以通過僅在自家官網上分發安裝包來實現分發,所以付出了伺服器、運營、維持等成本的Google Play在道德和法律上均不弱勢,損失的只是一定的營收,而谷歌也終於等到了Epic妥協,成功殺雞儆猴。

當面對Android端沒有被充分開發這一事實的時候,Epic能做的著實有限,而當《堡壘之夜》「人到中年」,Epic需要釋放隱藏在Google Play強大宣發中的商業價值,為此他們一定會對谷歌的條件予以接受。本來Epic自己也清楚,能夠有資格與谷歌談這個完全是因為《堡壘之夜》強大的吸金能力,奈何谷歌硬氣,撐到了它不再如日中天。

寫在最後:

在與谷歌握手言和後,Epic發布了一則《完整聲明》,其中寫到:「谷歌在 Android 應用商店生態中處於絕對的優勢地位,即便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游戲開發商,若其不通過 Google Play 來發布游戲,那它最終將無法在該移動操作系統上運行」。

「我們希望 Google 在不久的將來修改其業務政策,以便所有開發者都能夠自由地通過包括支付在內的開放式服務,在公平競爭的環境下,使游戲開發者在Android和Google Play上與客戶自由接觸並進行商業交易」。

這或許是Epic最後的倔強。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