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聰每小時666元陪練費引熱議 遊戲陪練行業備受關注

 

 

今日網曝王思聰的陪玩賬號以及收費,每小時666rmb的價格排在全網第一。這個消息曝光之後頓時引發網友熱議,大家都知道王校長玩遊戲出了名的脾氣不好,真的有人敢找他陪玩嗎?

 

目前雲頂之弈這個遊戲已經有五個人點了王思聰陪玩,不得不說土豪還是多啊,網友表示真的很想知道這些人的遊戲體驗怎麼樣。除此之外,王思聰資料里的興趣也非常有意思,這一項他選擇的是心理諮詢。因此玩家調侃,這是准備瘋狂罵老闆強化對方心理承受能力嗎?

 

隨後,王思聰曾經打遊戲的視頻被扒出,面對操作失誤的隊友,王思聰是毫不嘴軟直接開罵,甚至臟話連篇,網友們調侃:「最高的陪玩價格給你最極致的臭嘴體驗。」

 

在這個話題上熱搜之後,王思聰今天下午5點左右也在網上公開回應說:「多的不說了好吧 666這價格誰點誰血賺。」

他還曬出了自己5次陪練的紀錄,其中4人推薦,0人不推薦。那應該是有一個人沒有做出點評。

王思聰的遊戲水平還是令不少網友認可的,畢竟他在2018年首次登場比賽,就獲得了冠軍,隔月便宣布退役,以百分百的勝率登上了職業選手勝率榜的首位。那麼人帥錢又多的他為何干起了遊戲陪練呢?有網友分析其玩票性質居多。

不過隨著王思聰的遊戲陪練登上熱搜話題,遊戲陪練這一職業也再次出現在社會公眾眼中。

早期遊戲陪練行業混亂

遊戲陪練平台,是一個專屬中國遊戲市場的現象。2014年以後,以魚泡泡為代表的獨立APP出現之前,遊戲陪練主要存在於一些遊戲公會。從資本角度看,介入較多的是2017年~2018年,是行業第一波爆發期。

不過對於早期的遊戲陪練行業來說,還是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問題與弊端,關於電競女陪練、網吧女陪玩的消息也是受到了大家的重點關注。遊戲陪練曾經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引導到了歧途,一些應用以美色相誘惑,陪玩不用在遊戲中有技術含量,實際是作為某些有顏色服務的幌子。

 

而陪練這個概念重新確立之後,盡管對於「往歪處發展」有了一定抵禦能力,卻依然難以抹除萌芽期加諸在身的這層妖魔化陰影。甚至於,一些玩家本身對陪練者的行為不端,最後也會影響到整個職業的口碑。

 

怎麼破?用更標准、規范的職業規則完成低門檻進入後的高標准要求。

所幸,較之發展多年卻從未樹立過業界規范,還走在「潛規則」路上的某些互聯網行業,電競陪練卻在風口初起之時,就已經在正本清源。

遊戲陪練行業逐漸走向正規化

從縱向時間線來看,2014年~2015年是遊戲陪練平台的「萌芽期」,當時只有幾億元的市場規模,競爭並不激烈。2017年,有多款相關APP入局,被行業人士戲稱為「百團大戰」。當時也有媒體把2018年稱為遊戲陪練「元年」,頭部平台開始加大投入,優化模式。此過程中,也有平台因為經營理念關系,即使拿到資本支持,也逐漸掉隊。

在資本對遊戲陪練平台趨之若鶩的2018年,不少平台拿到了可觀的融資。比心陪練2018年也宣布了數千萬美元A輪融資,由IDG領投。暴雞電競在2017年拿到4500萬元A輪融資,由紅杉中國領投,2018年又宣布了1500萬美元的A+輪融資,由啟明創投領投。撈月狗在2018年也宣布了2億元的C輪融資,由天圖資本領投。

進入2019年,行業從「碎片化」進入「平台化」階段,兩極分化的局面比較明顯。不少垂直平台在拿到融資以後發展不順利,除了頭部平台以外,其他平台要麼銷聲匿跡,要麼步履維艱。

資本圈地結束以後,行業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垂直領域已經分出勝負,巨頭也看到了遊戲陪練的潛力。不少互聯網巨頭紛紛入局,2019年,淘寶上線了「淘寶陪練」頻道,隨後觸手、虎牙、鬥魚等也推出陪練業務,行業競爭進入了巨頭相爭的階段。

2019年7月31日,上海在全國率先完成首批電競運動員注冊,彼時在業內乃至全社會引發巨大反響。

恰恰也就在同一天,中國國家標准化管理委員會發布了一份名為《中國電子競技陪練師標准》的公告,這意味著今後電競愛好者可以通過認定平台進行考核,合格者將被授予「電子競技陪練師」官方職業技能認定。

這對於陪練行業來說無疑是設置了進入的門檻,讓整個陪練行業更加正規、更加專業。

 

行業人士直言,年輕一代消費觀念更開放,爆款手游帶動遊戲用戶基數增長,兩大因素共同推動遊戲陪練這一新興行業的崛起。「這些有陪練需求的用戶,一方面想贏,快速獲得遊戲的勝利感,另一方面也是解決陪伴的訴求,很多年輕人畢業後,很少能和上學時代一樣隨時和好朋友開黑了。」

 

遊戲陪練平台靠什麼賺錢?其商業模式並不復雜,簡單來說陪練平台是一個撮合交易平台,一方面是有需求的用戶,另一方面是希望通過技能變現的遊戲陪練大神。平台在其中抽取傭金,一般是按照10%~20%的平台抽成。

 

對於未來發展,陪練平台一方面應在用戶的擴張上下功夫,另一方面則需在電競領域深耕。根據數據顯示,遊戲陪練大神在過去一個單季,新增超過102萬人,累計注冊用戶突破3000萬。未來3年~5年希望能夠做到2億的用戶規模。

在電競維度,則需加強和俱樂部的合作。陪練平台受益於中國電競的快速發展,比如IG在英雄聯盟S8奪冠時,比心陪練當月LOL訂單量翻倍。電競也逐漸得到主流媒體認可,這對陪練行業來說,也是一個必須抓住的機會。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