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試圖提供「絕對自由」的網遊們都怎樣了?

絕對的自由在現實中不存在,那麼在遊戲中又如何?

自由、開放,是如今很多遊戲的設計宗旨。人們可以在開放的遊戲世界中,隨意探索,參與各種各樣的活動。

但不論遊戲如何設計,貌似玩家的活動始終還是存在邊界的,是受到遊戲系統控制的自由。

因此一直有人希望設計一種自由等級更高的遊戲,表現一種脫離遊戲設計師、脫離遊戲框架、脫離社會束縛的絕對自由。

在虛擬世界中,有可能存在這樣的自由烏托邦嗎?

1

絕對自由是什麼樣的,曾經的《第二人生》可以提供一個老牌樣板。

《第二人生》是一款從2003年開始運營的在線遊戲,它的主要賣點就是極高度的自由。但這種自由不是說遊戲里有很多內容,反而體現為一無所有。

在這款遊戲中,沒有傳統遊戲的設計思路,沒有打怪升級,沒有固定劇情,沒有NPC對話。遊戲中也沒有很多設計好的場景和系統,所有的一切都要由玩家自己從零開始打造,包括房屋建築,產業鏈條,社會供需關係等。

遊戲允許玩家上傳3D模型製作自己的人物、物品和場景。製作出來的物品版權歸玩家所有,玩家可以銷售、轉讓自己的作品來換取錢財——這也是遊戲內經濟的主要推動力。

為了促進玩家們的創造,《第二人生》內的貨幣林登幣還可以與美元互相兌換,這樣玩家的行為就有了現實中的價值。

比如你是一個室內設計師,想在遊戲里成立一家傢具設計公司,專門為人設計精巧的房子或者傢具。你可以僱傭建模高手,為你設計的傢具製作3D建模。再僱傭擅長編程的人為模型製作交互系統,再僱傭一些藝術家在傢具上定製圖案,最終把傢具賣給客戶。不少人在《第二人生》中獲得了成功的事業,他們購買土地,成立公司,僱傭員工,打造自己的品牌。

專門提供高端家裝的Isil Designs設計公司

《第二人生》中的自由還體現在對敏感問題的放縱,比如遊戲中是可以進行性行為的,這可能也是很多人最初知道它的原因。

就像《上古卷軸》的Mod一樣,人們花了相當大的精力在《第二人生》里製作與性相關的內容。

《第二人生》中的地圖被分為三個年齡分級,G為全年齡,M級帶有少量暴力和色情元素,A級可能會含有過激的暴力和色情元素。《第二人生》中最熱門的景點中,超過50%都是A級的。

成人沙灘俱樂部

當然這些內容都需要收費的。因為有利可圖,創作者們也會在上面花更多的心思去刺激人們消費,開發出更獵奇的內容。《第二人生》幾乎可以滿足任何性癖人群的需要,甚至在一般色情網站上禁止的內容,都可以在這裡找到。

《第二人生》擁有一群極其忠誠的用戶,直到今天,即使遊戲的技術已經落後,圖像也開始跟不上時代,但它完整的經濟體系,依然能讓一大批人每天回到這裡,繼續社交、工作、生活。

2

從一般的角度來看,可以說《第二人生》給與了用戶很高程度的自由。

不過這只是相對而言,在一些人看來,《第二人生》的自由還遠遠算不上自由。因為它使用的仍然是一套中心化的體系。

意思就是,整個遊戲仍然掌握在開發公司林登實驗室的手裡,開發者擁有經濟的控制權,你的財產也是開發公司承諾給你的。只要他們樂意,就可以隨意發行貨幣,讓玩家手中的錢貶值,可以隨意刪改內容,讓玩家兜里的道具消失。

2007年,美國FBI對《第二人生》中的賭博產業展開調查整治,林登實驗室直接關停了遊戲內所有的賭博業務,並從此禁止此類活動的開展。本來賭博產業在遊戲中佔有很大的經濟比重,但因為林登實驗室的一句話,不少賭場老闆就失去了自己財產和收入來源,還導致遊戲內的經濟受到了很大的沖擊。

雖然玩家可以創造任何東西,但他們的作品也可能因為林登實驗室的一個決定或者政府的干預而瞬間消失,這自然難以稱得上自由。自由者們說,自己要的是一種無限制的、絕對的自由,是「去中心化」的遊戲。

3

《Decentraland》是近年比較受到關注的一個VR網路遊戲,有些人認為這裡能夠找到絕對的自由。

它的名字可以直譯為「去中心化之地」,能看出它的核心理念就是去中心化。

表面上它的設計理念和《第二人生》類似,同樣提供了一個巨大的開放世界,玩家在遊戲中沒有明確的目標,他們可以購買自己的土地,創造自己的物品和世界,構建自己的小社會。遊戲中的貨幣MANA也可以與美元成比例兌換。所以《Decentraland》被一些人稱為VR版的《第二人生》。

《Decentraland》與《第二人生》的區別在於,它是基於以太坊區塊鏈打造的,其中的交易數據都被存儲在鏈上,因此很難被盜取、修改和刪除。簡單說就是保證了用戶對財產的所有權。

遊戲中絕大多數的土地都是對外出賣的,而一旦賣出,地就不再屬於開發者,而完全屬於購買的玩家。玩家對這塊土地擁有絕對的自治權,他可以任意改造這塊土地,也可以進行售賣或租賃。因為區塊鏈的保護,它的所有權無法被他人控制,包括開發者、政府都不可以。

地圖上每個點都是一塊可買賣的地

為了保證遊戲的去中心化,遊戲中還設計了DAO系統,即「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負責保存遊戲中重要的合約,同時玩家還能通過DAO對遊戲內的各項事務進行投票,比如政策改變、土地拍賣等事宜,開發者完全不會介入遊戲的發展。

這種完全的自由,是之前的遊戲所未曾達到的。因此《Decentraland》也吸引力不少投資者的目光,2017年尚未正式運營的《Decentraland》就已經開始在線拍賣遊戲內的土地了,遊戲的首個地圖創世城,在第一次拍賣中就賣出了34356塊地,總價值1.61億MANA,約合3千萬美元。而遊戲的首次公開發幣只用了35秒鍾,就把價值2400萬美元的MANA賣光。

《Decentraland》的人氣看起來相當不得了,不少人認為未來這裡的地價會像北京的房價一樣躥升。

4

在某種程度上,《Decentraland》希望在遊戲中實踐一種類似無政府資本主義的狀態。

無政府資本主義主張所有人都能正當地擁有那些之前未被人佔有的資源,或是由他的勞動所得的資源。

無政府資本主義下的社會完全依賴人與人之間著自願的契約作為唯一正當的架構,完全不受暴力或暴力的威脅所阻礙。

這在現實中幾乎不可能完成,因為很難控制違約的情況,但在虛擬世界中,靠著區塊鏈技術卻能夠實現所有權的明確分配。

《Decentraland》里沒有人能夠侵佔你的財產和勞動所得,而每一塊土地都有自治權。個體們可以組成私有的民主制、共和制或君主制。

《Decentraland》中的中國項目「自由之城」

在理論上,在這樣的世界中很有可能出現貧富差距激增的情況,當貧富差距過大會引起底層人民的反抗推倒資產階級。

然而在這款遊戲中暴力反抗是做不到的,而所有權也無法因搶奪而更改。這樣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沒有人能夠預測。

無政府資本主義中的自由本是一種幻想,而《Decentraland》卻提供了一個理想環境,也許能夠實現一種虛擬的自由,成為人類社會的試驗田。

但這種自由的遊戲真的是玩家感興趣的嗎?

《尼爾》的製作人橫尾太郎曾說,在遊戲中給玩家很多自由並不等於能讓玩家「感覺到自由」,他認為讓玩家感受到自由首先要讓玩家感受到一個邊界,然後再讓人們突破那個邊界,這樣就會感覺很自由。

困在牢房裡的人,認為院子里就是自由。被困在院子里的人,認為外面就是自由。而在最外面的人,他們其實並不是在尋找自由,反而是在努力的尋找牆。

去中心化要去除的就是這堵看不見的牆,可問題是絕大多數人還待在院子里。

今年的2月20,醞釀了多年的《Decentraland》終於正式對外開放,然而遊戲中的景象卻與之前的人氣並不相符。官方特別舉辦了在遊戲里尋寶的活動,贈送虛擬幣、飾品或者實物獎勵,才只取得了1.2萬在線用戶的成績。

遊戲里也是百廢待興,進入遊戲感覺進了公園,能夠看到一些Low-poly風格的景觀和建築,每走幾步,周圍的景色都會發生巨大的改變,各種叫不出名字的東西集合在一起產生了極強的怪異感,確實是未來的感覺。但這些建築並沒有實際的功能,僅供觀賞。

在博物館區,有不少主題博物館,展示著一些藝術家的繪畫和雕塑作品,顯得有些冷清。

《Infinity Engine》是遊戲內為數不多可玩的小遊戲,玩家扮演一個控工,在美國的西部挖礦,然後乘坐火車將礦運送到目的地,中間還要對付土匪的攻擊。整個遊戲的質感十分復古,有Flash年代的感覺。

Chateau Satoshi是遊戲里的第一家賭場,裡面擺了幾台自動賭博機供人們揮霍錢財,但也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

整個遊戲里見不到一個人,像是一個偏僻角落裡興建的景區,所有東西都在機械的運轉著,期盼著遊客的到來。

5

雖然現在《Decentraland》還是一片荒涼之地,但它卻有巨大的潛力。很多人會告訴你,等到以後人多了,這裡一定會火爆起來,地價也會跟著水漲船高。

至少遊戲中的土地持者這麼認為的,他們必須這麼認為。

這些人多數並不是遊戲玩家,而是區塊鏈的信奉者,而是虛擬貨幣的投資者。他們深知虛擬貨幣之所以有價值,是因為大家都相信它有價值,而區塊鏈遊戲也是如此。

自從區塊鏈成為了熱詞後,他們希望人們能相信區塊鏈遊戲的潛力。

之前出現過幾個爆紅的區塊鏈遊戲,《CryptoKitties》讓玩家可以花錢擁有一隻長相奇怪、不可複製的貓。《CryptoCountries》讓玩家可以花錢擁有一個「國家」。

這些遊戲一定要讓玩家擁有些什麼,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區塊鏈和遊戲搭上邊,而在《Decentraland》里,你擁有的是土地,是去中心化,是自由。

所以在這款遊戲的設計中,自由不是目的,而是手段。《Decentraland》不是為了自由而選擇了區塊鏈,而是為了使用區塊鏈而選擇了自由。

那麼《Decentraland》是不是人們在尋找的自由烏托邦呢?

這其實並不重要,因為根本沒有尋找烏托邦的人。

關鍵是要讓人們相信有人在找,這樣烏托邦才有存在的價值。

《Decentraland》要想成功必須具備兩個因素,需要有好的內容來吸引玩家,同時需要很多的玩家來創造好的內容,其實就是一個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問題。

剛開服的《Decentraland》並沒有什麼內容可言,也就是沒有雞。而遊戲內的用戶多數是投資者不是玩家,所以也沒有蛋。而運營方也不可以親自下場偷偷放個雞或者蛋進來,否則就違背了去中心化的根本。這樣看來《Decentraland》也許能成為史上第一個無中生有的遊戲。

雖然目前的玩家數還不多,但《Decentraland》中一個個入駐項目早已經創立了起來,在這裡大家談論的都是理想和未來,這些項目會給你看宏大的效果圖,講他們的理念、信仰、規劃,告訴你未來這裡會有什麼,會變成什麼樣子,你能得到怎樣的好處。

既然談的是未來,那麼現在的破敗自然就不重要了。也許有一天這裡真的會變得繁華起來,創作者和玩家持續入駐,地價飛漲。當初投資的人一夜暴富,而沒投資的就變成了傻子。

但在那之前,這裡的每個人都必須繼續相信,相信玩家會到來,相信內容會出現,相信地價能飛漲,相信未來的美好,相信這裡能成為下一個自由的烏托邦。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