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游戏评测 7个月前 (05-11) 682次浏览

打完了《生化危机8:村庄》(下文简称为《生化危机8:村庄》)的一周目后,我放下PS5手柄,瘫坐在椅子上。 我无法准确地描述通关《生化危机8:村庄》的感觉,只能找一个自认为最近似的感官体验——过山车。

通关《生化危机8:村庄》就像在游乐园里坐了一趟你总是不敢坐的过山车,体验包含了恐惧、惊慌、刺激、愤怒,再到最终解脱的复杂情绪,汗流浃背地从座椅上走下来。 然后你就开始觉得意犹未尽,想再坐一次,转身便又去排队了。

这就是《生化危机8:村庄》给我的感觉。

对新玩家来说,《生化危机8:村庄》恐怖吗?

从上一代《生化危机7》开始,卡普空为系列带来了这个新的“隔离视觉”——就是他们理解的第一人称视角——以狭窄的视场角(FOV)让玩家的视野严重受限,再在视野之外触发恐怖事件,这一点在《生化危机8:村庄》里也依旧得到保留。

“隔离视觉”固然可以带来恐怖感,但对那些新玩家来说,同样的第一人称视角让他们开始将《生化危机》和《逃生》《层层恐惧》《失忆症》等近年崛起的其他恐怖游戏作比较,想要为《生化危机》的恐怖程度界定标准。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因为有些时候它们看起来真的有点相似

但是说实话,我认为这种对比有失偏驳。

尽管大家都是第一人称,但是《生化危机》不一样,你并不是一个手无寸铁的步行者,你是可以反击的,随着流程的进展,你的反击能力还会越来越离谱,因此你的恐惧,主要来源于火力不足,或者说,游戏前期的火力不足。

让我们简单看看《生化危机8:村庄》的流程吧:

表面上,《生化危机8:村庄》可太玄乎了,为了找寻自己失踪的女儿,主角伊森·温特斯,踏足了一片遍地是狼人、吸血鬼和畸形怪物的东欧生化危机8:村庄,试图破解某个巫师的邪恶仪式、和各种怪力乱神,就算是放在奇幻作品里也不怎么违和的东西追得到处跑。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我说这是《血源诅咒》也没什么违和感对吧?

 但是实际的游玩体验却是这样的: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你,打不死的洗手液战神伊森·温特斯;

手断了立马接上,一般人能做到吗?

机缘巧合下夜袭了某个不大的村儿,一天之内干掉了村子里的四大贵族连带他们的喽啰无数;

把村子里的财宝全部洗劫一空,烧杀抢掠,视野内出现的一切瓶瓶罐罐都要砸个稀烂;

最后化身为携带四次元口袋的移动军火库,伙同另一个武力值不太合理的前主角克里斯·雷德菲尔德把整个村子炸上天……

这么说来是不是一点都不恐怖了?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我看了看背包里的致命武器和爆破物,我可太害怕了

因此我始终认为,《生化危机》的游玩情绪并不是纯粹的“恐惧”,而是“高压下的焦虑”,在更换成第一人称视角之后尤甚——你不知道敌人会从什么地方出现,你只能在有限的视角里警惕任何方向的敌袭,攥紧你手里武器,还要随时考虑手里的弹药够不够打…

这些焦虑情绪被疯狂追逐着你的岳父/高个吸血鬼抬高,再来些经典的Jumpscare,让你的精神时刻保持紧绷,直到你克服重重困难,打穿游戏,获得前所未有的爽快和释放。

所以,我不会说《生化危机8:村庄》不恐怖,但《生化危机8:村庄》的恐怖可以被玩家更加主动地克服——射爆一切试图吓倒你的东西,今天谁怂谁就是孙子。

多元的大型恐怖游乐园

2017年的《生化危机7》被不少玩家认为是系列最恐怖的一代,狭窄的场景,大量的Jumpscare和诡异的Cult片剧情让不少玩家望而却步,却也让另一部分热衷于此的玩家乐此不疲。

只不过,《生化危机7》被普遍认为内容不太够——主线流程太短,一些额外的玩法则被放到了素材重复利用的DLC里,重玩起来难免有些审美疲劳。

如果说7代是一个名为“Cult风格鬼屋”的游乐项目,那么《生化危机8:村庄》就是一个大型恐怖题材游乐园。

性感吸血鬼、超能万磁王、沼泽异形、神秘傀儡师,早在宣发期间,《生化危机8:村庄》的四个主要反派就悉数亮相,当初玩家还在质疑卡普空要怎么把这四个画风迥异的家伙弥合到一个线性流程里,但《生化危机8:村庄》的正式版直接告诉你,不需要弥合!请挨个体验!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生化危机8:村庄》的四大贵族在游戏中都有着各自的宅邸,阴森的欧洲古堡,诡秘的林中别墅,潮湿的沼泽水库,以及光怪陆离的生化武器生产车间,四个区域和村落共同构筑起游戏的大舞台,主角伊森·温特斯从村落出发,挨个“探访”四大区域,嗯,就像逛游乐场项目一样。

卡普空在四个区域的设计上称得上采各家所长,首先当然是和性感吸血鬼的快乐城堡追逐战(?),这个部分延续了老《生化危机》的特色,即箱庭空间的探索解谜,城堡内部解构错综复杂,垂直方向多层联通,让玩家享受一点点探究城堡的快感。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还有三个甜蜜的小姐姐(?)

和性感的3米阿姨(?)步步紧逼

我一点压力没有,我快乐死了

解决了吸血鬼阿姨之后,伊森来到第二个区域贝内文托宅邸,此时游戏的画风一转,变成了《逃生》《层层恐惧》等恐怖步行模拟器的模式,转而营造强烈的氛围恐怖,甚至直接把玩家的武器都给没收了,逼迫玩家在黑暗的场景里一边快速解谜,一边上演躲衣柜、躲床底的经典恐怖戏码。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贝内文托战应该是《生化危机8:村庄》里最恐怖的部分了

场面最“克苏鲁”的莫罗章节,则是开阔露天场景的线性解谜闯关,一边躲避变异的大鱼,一边穿梭于沼泽里破败的生化危机8:村庄,之后还有一场场景开阔的BOSS战,不禁让我回想起5代和6代的一些章节和BOSS战。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最让我感到惊艳的还是游戏最后一个大场景,海森伯格的地下工厂。

和城堡战错综复杂的解谜和紧张的追逐不同,地下工厂的流程实际上自由度并不高,更专注于正面战斗,敌人变得更强更硬,玩家可以选购的武器也变得更多,结合剧情后期逐渐推向高潮,给人一路杀穿的爽快感觉。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海森伯格战卡普空也是彻底玩儿开了,连单兵坦克大战金属异形都安排上了

传统生化,氛围恐怖,异形生物,再来点朋克味丧尸,《生化危机8:村庄》真的把吸血鬼、人偶师、人鱼、科学怪人这四个传统欧洲恐怖元素融合到了《生化危机》的游戏体验中,仿佛7代那短小精悍的Clut体验已经不能让他们满足,以至于需要糅合如此多元且迥异的风格,但你也不能说他们的选择错了。

相反,《生化危机8:村庄》的游玩内容丰盈了许多——别忘了游戏还有大量的隐藏要素、收集道具、迷你BOSS,还有一个单独的佣兵模式,至少我玩得很快乐。

生化危机8:村庄》“不生化了?”

 以下内容包含剧透,请谨慎阅读。 

也许是因为《生化危机8:村庄》糅合了太多的欧洲恐怖传说元素,也许是因为《生化危机8:村庄》的战斗强度相比7代明显高了一大截,又或者,单纯是因为《生化危机8:村庄》里没有传统的丧尸型敌人,不少人开始质疑它是否还是原来那个《生化危机》,有人提议干脆把《生化危机8:村庄》改名成那个港台翻译“恶灵古堡”,迎合游戏的那股子玄乎劲儿。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事实上,每个人对待《生化危机》的态度都不一样,像2代和3代重制版的经典“丧尸危机”当然有相当多的拥趸;4、5、6代开启的高强度打枪时代和寄生虫取代丧尸病毒的风潮,也同样受到不少玩家的欢迎;有的玩家则只认箱庭探索+背包资源管理的玩法,对5/6代的火爆枪战嗤之以鼻……“众口难调”一直是《生化危机》系列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6代火爆的动作战斗在系列中也存在一些争议

从本源出发,《生化危机》的原名《Biohazard》直译为“生物危害”,系列的宗旨和母题,也都是围绕“生物武器带来的危害”这一点来展开,那么《生化危机8:村庄》是不是那个走向魔幻的离经叛道的孩子呢?很显然不是:

1.《生化危机8:村庄》中最常见的敌人“狼人”,实际上是村民感染变异霉菌失败的产物,属于反派米兰达生物实验的副产品;

2.形象看起来异常“克苏鲁”,拥有鱼类生理特征的莫罗受到霉菌“恩赐”的影响,脏器变形得近似鱼类,包括鱼胶和鱼鳃等,所以才能变异成巨鱼,和“克苏鲁”什么的毫无关系;

3.迪米特雷斯库女士的“吸血鬼”生活方式来自她感染霉菌前罹患的遗传性血液病,在感染前需要输血治愈,感染后则变异成通过摄入人血来维持,至于巨大的身姿和指甲化为利爪的特性,也是霉菌感染的机缘巧合;

4.贝内文托战中伊森出现的各种幻觉反应来自贝内文托感染霉菌后变异出的植物操纵能力,通过让人类吸入某种花粉来引发幻觉,这也是霉菌的实用案例——7代反派伊芙琳的能力之一;

5.    被玩家戏称为“万磁王”的海森伯格,因感染霉菌使他的脏器变异出放电机能,和单鳍电鳐等生物相仿,从而获得了全身传导和控制电流的能力,并衍生出在周身形成磁场,控制金属的能力;

……

我知道,这些解释当然是缺乏科学依据的,但在一个电子游戏里追求科学本就是一件愚蠢的事,重点在于,卡普空真的做到了把这些欧洲恐怖传说贴合到“生化变异”的这个范畴里,从这个角度来说,《生化危机8:村庄》当然属于《生化危机》的定位里。

从玩法出发,在游戏发售前,《生化危机8:村庄》的总监佐藤盛正就在IGN的采访中明确表示,《生化危机8:村庄》是一部师承《生化危机4》,并延续自《生化危机7》的作品,《生化危机8:村庄》不是一部重制的《生化危机4》,还是4代和7代两部作品的后代。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我们暂时不考虑《生化危机8:村庄》的主角伊森·温特斯打砸抢烧全村的行为是否有“李三光”里昂·S·肯尼迪精神继承人的嫌疑(虽然我个人非常坚定的认为伊森在游戏中的行动基本就是在复刻李三光),只是寻找4代和《生化危机8:村庄》游戏内容的相似之处:

1. 同样的“因为要救某个女孩进入欧洲某生化危机8:村庄”的行动动机;

2. 同样的使用“公文包”作为装备储存道具,容量更大,并延伸出几乎一样的资源整理玩法;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3. 类似的消耗点数(钱)在商店购买物品,击杀敌人会掉落物品和点数,《生化危机8:村庄》的商人“公爵”似乎还认识4代的商人;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4. 同样的击破箱子/罐子/酒桶等物品掉落道具;

5. 射击乌鸦会掉落金钱;

6. 类似的巨大鱼型变异生物BOSS;

7. 近似的武器升级玩法;

等等。

说《生化危机8:村庄》是4代的RE引擎重制版或许有点过分,但你要说《生化危机8:村庄》不能给4代RE引擎重制版本开绿灯,我是不信的,因为它们实在有太多相像的地方了,也难怪有不少玩家戏称《生化危机8:村庄》是给4代重制提供新素材的作品。

生化危机8:村庄》就是一个融合了大量4代经典要素,再以7代的第一人称视角去呈现的堪称完美的续作,只因为一些恐怖传说元素的噱头就把《生化危机8:村庄》开除出《生化危机》系列,是否过于草率了?

结语:父亲的故事就此结束

在游戏发售已经4天后,不管是亲身体验,还是“云端欣赏”,我相信已经有不少朋友打通了《生化危机8:村庄》的结局,也见证了我们的“小透明”主角伊森·温特斯的最终命运。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在《生化危机8:村庄》的“痛苦回忆”DLC包里收录了7代和《生化危机8:村庄》的艺术收藏辑,标题为“The Tragedy of Ethan Winters”——“伊森·温特斯的悲剧”,有种官方剧透的感觉

尽管我一直在调侃伊森在《生化危机8:村庄》里的行动像极了前辈里昂,但不可否认的是,不管是里昂还是克里斯,过去的《生化》主角都走在力大砖飞和开挂的路上,并且还有越走越远的迹象。而从7代开始系列回归原点的契机开始,平凡的网络工程师伊森·温特斯就开始和他开挂的前辈们同台。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即使是在游戏图鉴里,卡普空都为伊森的脸加上了阴影,玩家不得不使用MOD来一睹伊森的真容

和那些外挂加身、能力超人的前辈不一样,伊森的旅途堪称凄惨,遭受了数度断手断脚的惨烈战斗,他的行动动机也和里昂、克里斯的“总统任务”、“拯救世界”这类伟光正的目标不同,伊森只是为了拯救自己的家人,可能正是因为这份朴素而真实的目的,才让玩家更能带入伊森·温特斯这个角色。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生化危机8:村庄》的剧情称不上优秀,但仍然塑造出了一个丰满的父亲形象

父亲的故事已经结束,但伊森的女儿,萝丝玛丽·温特斯的故事还将继续,作为《生化危机8:村庄》一系列事件的核心,萝丝玛丽也和雪莉·博肯、杰克·穆勒一样以“毒二代”的身份长大,受训于克里斯·雷德菲尔德,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会见到萝丝玛丽身为新的主角,展开新的战斗。

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如果说《生化危机4》为整个系列带来转向“惊悚+动作射击”的拐点,那么继承了4代精神的《生化危机8:村庄》也可能是《生化危机》的一个新起点。

不过我唯一的不满还是迪米特雷斯库女士的退场太早了!没玩儿够呢怎么就没了!


月光游戏城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关于我被性感吸血鬼追得挺开心这档子事儿 |《生化危机8:村庄》评测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